a593773371 离线

ID号
229416
威望
4普通土房
积分
71
现居
四川资阳

a593773371当前离线

说说
0
帖子
58
博客
0
相片
100
性别
美女
注册时间
2013-10-02
在线时间
20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2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12:04:23 |只看楼主帖 消息来至电脑  
楼主

      从以色列回来一年零八个月,才迟迟落笔。时间只沉淀下最值得记忆的故事,正是因为太珍爱这段回忆,才想留在最后写吧。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用“小径分叉的花园”来比喻时间迷宫的神秘莫测,我在以色列的日子,如同站在了时间分岔的小径上,我选择的每一条岔路,都指引了闻所未闻的体验。

       我从未料想,我选择的路,让我遇见了内盖夫沙漠中天堂般美好的基布兹,过上几天以劳换需,与世隔绝的日子;从未预料,那条岔路,指引我在沙漠公路徒步寻找到了那座草泥马农场。梦回往事,想念在沙漠环绕的葡萄酒农庄饮酒聊天,醒来第一眼是窗外绿意葱葱的葡萄藤蔓;想念在死海旁巨大的植物园留宿,遁入另一个仙境;想念在约旦河游泳,想念在海法看低垂的云朵,翻滚的海浪,火车在海边呼啸而过…离开以色列很久了,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日。

       心似野马,总有浪迹天涯的渴望。在以色列的日子满足了我小小的愿望。这些美好的体验要归功于搭车与做沙发客, 以色列有着全民搭车的优良传统,我的第一段搭车便是受到了沙发主的鼓舞,他邀请我去沙漠中的葡萄园做客,我询问如何到达,他淡定地回复我,“你搭车来吧!”如果我拒绝了他的邀请,那么我不会知道搭车是以色列的一种文化,更不会有后面一连串的奇幻体验。这条岔路,我庆幸自己选对了。

搭车安全

       搭车在以色列再正常不过,离开以色列国父本.古里安居住过的基布兹时,我遇上了一位年轻人,“我自己有车,但我每次出去都会选择搭车,从来没有被困过。”他朝我笑笑,也许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紧密而单纯吧。 以色列国土面积小,公路每隔一段都有公交站牌,搭车相对简单,也比较安全,只要竖起大拇指,大家都心领神会。话虽如此,搭车与做沙发客仍然是有风险的,结伴更安全!

埃拉特: 红海边的嬉皮生活

       顶着明晃晃的太阳从海洋公园出来,正愁如何坐车回青旅,忽见一辆装饰夸张的小轿车从面前驶过,车身很有木头质感,待我睁大眼睛想看清时,车已经开过去了,谁知在前面转了个弯,又开回到我面前,“上来吧,跟我们走!” 只见车窗探出一位挂着笑容的中年妇女,旁边的驾驶座上是一位有着两道小辫子,白胡须垂到胸口的老爷爷,“我们载你回去。”我兴奋地跳上了车,忍不住东张西望,木质的车门,木质的方向盘,木质的座椅,木质的窗户,这一切,如同一个精心设计的童话故事的开场!大胡子老爷爷告诉我,装饰这辆车,他花了足足二十年,我有幸搭乘了他的得意之作~

       中年妇女回头问道,“我是Bella, 你来自哪里?”,简单介绍后,Bella播放起热情洋溢的以色列歌曲,车子一路呼啸驶过明媚的红海海滨,“Lucy, 我想带你去这里最舒服的海滩。” 我马上点头同意了,大胡子老爷爷下车,取了木制的单反相机,我们扑向一片几乎无人的海滩,没带泳衣,便穿着衣服下去玩, 红海 的海水绿而平静,温柔地裹挟着我。Bella拉着我在海里转圈,只是转着转着,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对我实在太热情了, Bella也并不避讳,承认自己是蕾丝...所以说在东防男,在以色列要防女...后来我在海法的一个百货商店买护肤品,女店员不停夸我美, 那眼神...让我又不禁怀疑起来...

沙漠里的安息日:搭车奇遇

        决定去Carmey Avdat Farm,离不开沙发主摩西(Moses)的邀请,去之前,我只通过谷歌了解到那里是一处葡萄酒庄园,算是安静的度假之地。与嬉皮风的大胡子老爷爷和Bella告别后,我用谷歌地图简单规划了一下路线,下午便按照Moses的建议,开始了我的搭车之旅!

       这一天是星期五,从星期五日落到星期六日落,是犹太人的安息日。犹太律法规定,禁止在安息日工作、做饭、打电话,甚至不可以开灯,更别提在安息日开车了,所以跟着谷歌地图走到城郊的一处站牌下时,我看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苦苦等候。眼前的公路很安静,但我很幸运,伸出大拇指,驶过的第一辆小轿车便停下了,招来了身后几个人略懊恼的眼神…和车主聊天,他的梦想是开一家静修中心,帮助人们更好地控制情绪。车主在90号与40号公路的岔口的公交站将我放下,从这里,一条路通向 耶路撒冷 ,一条路通往内盖夫沙漠,我选择了后者。

误入桃花源

       眼前是笔直的一条大路,通向内陆沙漠,有两辆车停了下来,我谢绝了好意,心里想着最好一次搭到Mitzpe Ramon峡谷,这样第二天就能到达葡萄庄园了。然而天色渐晚,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包里只有一瓶水,还有剩的半只面包,一阵狂风吹过,提醒我正在沙漠的边缘,纠结了一会儿,我决定先搭上车再说,这样想着,我抓住机会上了一对情侣的小轿车,女生甜美地回眸一笑,用标准的中文说,“你好啊,我去中国留过学,在义乌上的大学。” 女生告诉我,他们今天要去一处神秘的地方, 以色列人也很少知道,是去拜访朋友,不一会儿,车便停在了一处大门,女生担心地看着我,手写了一串电话号码,“如果天黑之前没有搭到车,可以住在这里。”她把电话交给我,面前空无一人的大门突然自动打开,车驶了进去。       大门这里是另一处公交站点,方圆几里地,仿佛只有我一个人,颇有古道西风瘦马的味道,不过沙漠里估计也没有瘦马。太阳一点点沉下去,却再也没有车驶过,看来安息日的确车很少。我转身仔细盯着大门旁的指示牌看,忽然看见了另一串电话号码,是保安的号码。       当天边只留下红晕之时,我拿起开通了漫游的手机,拨下了这一串号码,“Hello”, 有人接听,我急忙说,“天黑了,我来自中国 ,可以留宿吗?”,那人回答,“当然可以,进来吧,别挂电话。”        面前的大门如芝麻开门一样缓缓自动打开了。我走了进去,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并不像是有人烟的样子。“我去哪里找你?”“笔直往前走,走到底。”电话里的男声答道。夜静谧如水,沿着开满花的小径,按照指示向前,慢慢有了灯光与人声,一个转角,面前豁然一片草地,几百人正在夜空下享用晚餐,觥筹交错间,是优雅的女士们与风度翩翩的男士们,谈笑风生。我使劲揉了揉眼,正发愣时,有人卸下了我的背包,是电话里的男士Nandi,他一手把我的背包放在草地边,一手抱住金发的小女儿,“欢迎来到我们的基布兹,这儿有两百多人,去随意吃点什么吧。” 老实说,我真饿坏了。

       不知所措的时候,总有热情的基布兹成员告诉我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于是我很快找到了一处有空位的桌子坐下,身旁的人拿了盘子和酒杯,“这儿有一些鱼肉,米饭, 沙拉与水果,都是这里产的有机食品,还可以来点葡萄酒,也是我们自己酿的。” 吃下一口,简直感动得想哭,因为口感很新鲜,太好吃了!       我发现一些人会进入公共食堂泡茶,便跟了进去,原来公共食堂的一角摆放着各式香草,我学着其他人,用热水浸泡绿色的香草,再加上一茶勺糖,青绿的颜色看着赏心悦目,我很喜欢柠檬草与Louisa香草的味道,这些香草就种植在不远的花园里,每天有不同的成员负责换上新鲜的供大家享用。

       用完茶后,我主动帮忙将草坪上的桌椅拿回公共食堂,人群也渐渐散去了,小孩子们穿着溜冰鞋,快速地摆放好桌椅,有个一直朝我笑的男孩子正在一丝不苟地摆放每张饭桌上橄榄油、胡椒粉、餐巾纸与花瓶的位置,花朵也都是新鲜的。

       然而Nandi没有忘记我,他把我带到了一处美丽的小别墅,让我和其他七个女孩儿住在一栋别墅里。她们正倚在院子里的靠枕上聊天,我很快便加入其中,这些看似柔弱的女孩儿们在高中之后,全都服过兵役,作为一个在伊斯兰世界中顽强生存的犹太国家, 以色列实行全民皆兵的制度,18-29岁的适龄青年,无论男女,都要现役。很难想象对面美丽的女孩儿扛着枪,天天开着军用吉普,在边界巡逻的样子,在兵役之后,上大学之前,很多以色列的年轻人选择了去世界各地旅行,或者做志愿者,而不是着急读书与工作,在找到真正的兴趣与人生目标之前,她们宁愿慢慢来。

       我的朋友M来自特拉维夫 ,她还在读大学,是个文静却很有批判思考能力的女生。她拍了一部视频讽刺在她眼里毫无意义的兵役生活。作为一个城市女孩,她很想来基布兹获得一些启示,但是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觉得很难与大家进行深入的交流。M喜欢弹奏ukelele(尤克里里琴),不说话的时候,她就在院子里随意弹拨,一只小黑猫总是温顺地在她旁边趴着,尾巴随着音乐打着节拍。我很喜欢她的音乐,离开很久之后,有时在梦中会梦见那些曲调。

渐入佳境

       周六是安息日,所以基布兹今天也休息。一觉睡到了中午,M带我去公共食堂吃早餐。她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冰箱,里面有许多大盒子,分别装着lentil(发芽的扁豆, 生吃脆脆的), feta奶酪,杏仁果酱,要什么东西自取即可,全靠自觉。我们拿了面包片,蘸着果酱和奶酪,搭配扁豆和新鲜的山羊奶,也是不错的早餐。M告诉我,所有的食物,都是自给自足的,这些有机食品销往以色列各地,可持续地支持基布兹的运营。

       慵懒地散着步回到小别墅,这才看清住的地方是多么美丽。屋外繁花似锦,五六只孔雀悠闲地在树下漫步,随意走,一位老人骑着车路过,在一棵树前停下,随手摘了几片叶子吃下,“这种树叫Moringa, 是超级食物哦。”

        一个人继续信步向前,路过了桃树,经过了无花果树,绕过了石榴树,尽头是一片平静的湖水。孩子们在水中游泳嬉闹,大人们在湖边清理杂质,一旁放着一桶冰镇香草水,我询问能否喝上一杯,一旁的金发帅哥愉快地同意了,我便这样和美国 人Samuel聊了起来。原来Samuel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只打算住两周,结果到现在已经五年半的时间了,他对这里的一切都颇感自豪,因为这片湖是他与其他成员在沙漠中亲手挖出来的,水从一公里深的地方引流,而基布兹的用电,依靠的是7万块太阳能电池板。

       迎着落日,我和Samuel一行人一起走回处于基布兹中心的公共食堂,一旁的女子抱着刚出生的宝宝,告诉我,“年轻的时候我周游世界,在印度遇到了我的先生,我们本打算在这里小住,没想到已经住了20年。” 我很想知道,基布兹何以有如此的魅力?

秩序

    “你知道吗?你超级幸运,这里的基布兹是真正的基布兹,有超过25年的历史,好多基布兹已经解体了。” 163号别墅一个热情的女孩儿对我说道,她叫Yuval, 性格很和善,是我喜欢交谈的对象。因为是真正的基布兹,所以这里有一些规则需要遵守, 比如 ,不能使用手机,不过回到别墅是可以使用的,别墅的无线网络也非常给力。在这里,大家不需要钱,因为所有劳动的果实都归集体所有,吃自产的蔬菜瓜果与奶制品,喝自酿的葡萄酒,穿洗衣房的衣服(可以随便拿),住在温馨而五脏俱全的小别墅里,若是要出去旅游,基布兹会统一分配钱财。我也注意到,基布兹的志愿者和成员,都非常自觉地遵守一些习惯, 比如吃饭的时候会主动填补一张张桌子,用餐之前要说“Bon appetit”(祝你有好胃口),最后一个吃完的人会主动收拾桌子,吃饭的时候保持静默,吃完之后将剩余的食物放回原处,做到不浪费。

篝火晚会

        安息日的晚上举办了一个小型派对,是为了欢送四位越南志愿者。傍晚时分,大家已经来到基布兹另一处人工奇迹——无边泳池旁,围坐在升起的篝火前,身着红色T恤的两位越南姑娘做了简单的美食,四人为大家表演越南歌曲,他们英文不好,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喜欢他们带来的正能量。在服务期间,他们参与采摘了椰枣和橄榄,为了感谢他们的付出,基布兹的成员送给他们自产的橄榄油和椰枣等有机食品,越南小伙伴非常友好,拉着我去他们的别墅吃面,安抚了我久违的中国胃...还把能量棒都送给了我,让我在路上吃...      回房间后,Yuval来找我,她认为有趣的事物是无穷尽的,劝我不要去葡萄酒庄了,就在这个基布兹多生活一些日子吧。可是我为难地告诉她,签证只给了我20天啊…       基布兹的夜是美妙而安静的,在这里颇能体会那种,半扇竹门,一壶美酒,风清月朗,夜凉人定的感觉。

工作日: 基布兹的一天

       没想到这一天,我会站在工作台边,在3小时内,剥了几千颗杏子,指甲盖都充了血,剥好的杏子会在太阳下晾干,制成有机食品运往全国各地。科技高度发达的 以色列 ,为何不用机器替代人工,来将去杏仁这件事儿自动化呢?也许基布兹更专注于劳动本身,成员把生产劳动视为创造财富、保持集体凝聚的巨大力量,只有劳动最光荣。还好休息的时候吃着基布兹产的椰枣,喝着茶水,是非常惬意的。按照以色列的日历,星期日是一周的开始,早上五点十五分,大家到公共食堂集合,进行静默的仪式,五点三十五分,打破沉默,随意吃些早点,便去各自的岗位劳作了,八点半会统一在公共食堂正式用早餐。基布兹的工作是轮岗制,尽量避免重复做一种工作的枯燥感,并实行全体成员民主管理制度,公共食堂的门口贴着一周之内每一个人每天的职责。 比如 M今天负责图书馆的清扫工作,Yuval负责去放羊,而我?我是基布兹的一个偶然,所以我主动找了活儿,一大早跟着新认识的Sai去了葡萄园。我们在葡萄园的工作是将铁丝抬高,这不但需要体力,更需要小心,以防割落整串葡萄。

        早饭过后,我选择跟着Nandi, 做简单一些的工作, 比如剥杏,女孩Ariel和我一起去杏仁,手上忙活着,便和她聊了起来。Ariel去年服满了两年兵役,之后在北部农场工作了几个月,又来到了这里,她跟我讲服役时的故事,那时她驻守以色列埃及交界的地区,遇上过几次恐怖袭击,日常的职责是防止苏丹难民入境,她说如果难民越境,她们可以射击难民腿部,但Ariel下不去手。

劳动的果实总是格外香甜,每天吃着各种蔬菜与有机食品,丝毫不想念肉,感觉也健康了很多。午餐之后有个全员大会,我做了自我介绍,大家都表示欢迎。然而只有一个人——负责国际志愿者的一个中年女人,非常不友好,我想定是哪里得罪了她,她说自己的父亲孤独地死在成都,我没有接下去。她催我离开这里,因为我的身份不是志愿者,所以按规定不可以劳动,也不可以四处乱逛,“如果你的房间有其他人要来入住,你今天下午就得走。” 她一脸坚决地说。这位负责人给我在这里剩余的时光留下了一层阴影,我决定明天就离开。不过离开之前,我不打算听她的话,事实上,基布兹的其他成员都非常包容我,下午我四处乱逛的时候,大家都很友善。

       我先去找了室友M, 她正在地下图书馆看书,她非常喜欢在图书馆工作,即兴用图书馆古朴的钢琴为我演奏了一曲,正巧Samuel也在,他指指图书馆的大门,“你看,这里战时可以用作防空洞,每周二警鸣响起,我们都会组织一次演习。” 打扫完毕,M和我一起偷偷跑去羊圈参观,对城市里的孩子M来说,全自动化给羊挤奶的场面也是很新鲜的。只见羊儿们上了轨道背对着我们排好队站成一排,志愿者们对接好机器,便开始挤奶啦。这些志愿者欢迎我们偷偷拍照,有一个很可爱的男生用手势让我们跟着他,一起进羊圈,洒草料,开启羊圈大门,羊儿们便瞄准饲料,奔跑起来,扬起一阵尘土,男生双臂张开,白衣飘飘,笑起来特别温暖,场面如画,据说他并不是不能开口,而是选择了在这里的日子保持沉默。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故事与愿望来到这里的吧。

最后的早餐

       收拾好行李,要离开了。在公共食堂看见志愿者们忙着准备早餐,就帮他们一起洗洗刷刷,推着餐车摆放好蔬菜和面包。一如既往,早餐是那么新鲜可口,这是在 以色列 的最后一顿美妙的自助餐了,吃得饱饱的,今天又要踏上旅途。我是这一桌最后一个吃完的,所以起来收拾桌子,对面我一直想搭话的帅哥突然用标准的英音开口了,“那边有抹布哦。”莫名心情就好了,泡了最后一杯香草茶给自己,离开了这里。走出大门,看到Yuval正在放羊,不舍地告别。前人留下的小字条,贴在冰箱上,像一句箴言——“愿你与一个完整的自我紧紧相连。” 来基布兹的志愿者们,多是为了找回内心丢失的自我吧。

通往Mitzepe Ramon

       正当我准备慢慢等车的时候,一辆从基布兹开出来的白色大卡便停下了!司机将从这里把有机牛奶蔬菜运往北部。车子没开出多久,便看到了沙漠中很多荷枪实弹的坦克,是军队在演练,而司机去年在 加沙地带 开卡车。我在Miztepe Ramon下车,简单看了一眼大峡谷,继续搭车去羊驼农场。

沙漠里的羊驼农场

       羊驼,俗称草泥马。LP介绍道,一对热爱动物的夫妻去南美游历之时,被羊驼萌倒,1987年的冬天,他们历尽千辛万苦,从南美智利包了一架波音机空运了几十只带回以色列 ,内盖夫沙漠的气候干燥,夜晚寒冷,适合羊驼生存,他们便在此建立了羊驼农场(alpaca farm)。羊驼农场虽然离Mitzepe Ramon不远,没有车是最大的问题。车主最远只能停到一个路口,还有一段不到两公里的路,只能自己走了。这茫茫的沙漠公路,又只有我一人了。我背着包看着手中的谷歌地图,一边大步走着,公路看不见尽头,羊驼农场会不会是假的?万一有野狼出现呢?万一突然有蛇呢?我开始脑补各种可能的危险,走得更快了。手心捏一把汗,多么希望有哪怕一个人都好啊!上帝好像听到了我的呼唤,公路左侧忽然出现一个慢跑的男生,戴着耳机,并不理睬我,面无表情地跑着,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虽然我们没有任何沟通,心却安定了不少。再走一会儿,看到了画着草泥马的指示牌,大受鼓舞。       有些恐惧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而这些想象的恐惧有时候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更大。—诺 艾尔 .汉考克《不要和鲨鱼接吻,但要和勇敢一起睡觉》

      羊驼农场的门票为30谢克尔,可以获得一杯饮料,和一小杯饲料,两只可爱的白色alcapa马上盯紧了我,追着我跑,我把饲料倒在手中,它们便满足地吃着,嘴唇软软的,据说它们从不咬人。农场里除了毛多的alpaca, 还有llama, 一样萌,但体型比较大,可以当坐骑。它们都喜欢吐痰, 容易发情...

      农场的图解做得很到位啊...

沙漠酒庄

       为了尽快赶到葡萄农庄,只能麻烦一位准备回城的好心妇人,用微型电动三轮载上我离开了农场,就在把我送到车站的时候,三轮车的电耗尽了…在这里很容易地搭上了另一辆轿车,风驰电掣间抵达了最初的目的地——Carmey Avdat Farm。Moses (摩西) 正在农庄干活,他是这里的员工,正巧有另一名员工出了远门,所以我才能在她的房间借宿两晚。Moses很忙,他有点抱歉,为了让我不无聊,他推荐我顺着石头记号往山上走,这是一条很棒的徒步路线,逆时针走到坡顶,然后从另一边绕回马厩。我本打着退堂鼓,生怕迷路,却看见一只大白狗来领路了,我每次不想走,它便跑到前面等我,对路线驾轻就熟,感谢大白狗助我爬上小山坡,目睹了夕阳下壮美的沙漠绿洲谷地葡萄园之景,山上零散地有些纳巴特人的远古石刻,只是后面指示不清晰,经常找不到下一处记号,我担心天黑看不见路,走得飞快,还差点被荆棘扎伤,在天暗下去的那一刻终于找到了马厩,那几匹高头大马一起抬头看着我,好像都在听我手机里放的歌。晚餐简单而营养,面包搭配 胡姆斯 酱,配蔬菜 沙拉 。摩西告诉我,用鹰嘴豆制成的 胡姆斯 酱出现在圣经中,是穷人的食物,从前的工人们带上面包和 胡姆斯 ,便解决了吃饭问题,它果腹、低脂、健康而价格低廉。Moses自制的 胡姆斯 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他很得意,他说好吃的 胡姆斯 需要用两天时间制作,秘方是要加小茴香。

        第二天醒来第一眼,是窗外绿色的葡萄,阳光洒进来,照得人暖暖的。餐桌面对着门外的橄榄树,依旧是好吃的 胡姆斯 酱搭配面包和 沙拉 ,外加茄子洋葱炒蛋,摩 西和 他的室友Eliad吃完便继续干活了,他俩的任务是盖房子,忙得顾不过来。我主动洗净碗筷,便在院子里呼吸清新的空气,荡荡秋千,欣赏房前屋后的三角梅,下午两点,酒庄来了访客,我便蹭听,这处酒庄每年最多产7000瓶葡萄酒,自家作业,一杯杯品尝下去,还是觉得昨天晚餐的葡萄酒最好喝,那是一种梅洛混合酒,叫kedem,意为东方。

本.古里安之家

       跟着酒庄访客的旅游车,幸运地搭到了不远的Sde Boker基布兹。基布兹建于1952年,历史比Neot Samadar久远得多。在以色列全国各地,从北部的戈兰高地到南部的 红海 ,大约有13万人生活在 270个基布兹中。这里是 以色列 南部沙漠一处有名的基布兹, 以色列 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曾生活与工作的地方。本.古里安的梦想是以身作则,带领人们开垦沙漠,让沙漠里开出鲜花。据百度资料,“ 以色列 仅2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一半以上是沙漠,其余主要是硬石质的山区,年均降雨量350mm,年蒸发量却在2500mm以上,只有20%的土地可供耕种,在如此贫瘠的自然条件下,以色列人开发了上百个人工绿洲,沙漠中不仅开出了鲜花,每公顷的玫瑰年产量还高达300万枝。 以色列 成为了世界第三大鲜花出口国。”本.古里安的故居非常淡雅清新,基布兹的整体色调都是这种淡淡的绿色,也许开垦沙漠的人们把墙漆成蓝色绿色,自有清风徐来的味道吧。这里还有一大亮点是花园中的巨型仙人掌,在Neot Samadar没有见到如此高大的仙人掌~仙人掌代表了犹太人的民族性格,外坚内软。想和仙人掌合影的时候悲剧了, 左胳膊蹭到了仙人掌上,大大小小的刺让我的胳膊像只刺猬,还好无毒啊。

峡谷与夜路

       离开基布兹,搭车回葡萄庄园的路上经过The Jacob Blaustein Institute for Desert Research, 这里是一处沙漠研究中心,本.古里安与妻子之墓便座落在这里的一处悬崖之上,俯瞰Zin Valley峡谷,此时夕阳正好,索性跟着当地人的足印走下九曲 盘山 公路,天黑前爬上石坡抄小路返回研究中心。又徒步两公里,伴着一轮圆月,走回了沙漠中的主路。正好等到了公交,但是在酒庄路口没有车站,所以坐过了,于是又在马路边坐下,慢慢等车,搭我的是一车热情的以色列美女,为了把我带到门口几次走错了路,害得她们的车在土路上颠簸,特别不好意思,等我们找到了正确的路口,我便主动下车,自己从路口走回葡萄园中的小屋,这一公里左右的夜路始终有灯照明,心中也不觉得害怕。车里有一个小朋友,马上掏出了一颗棒棒糖,小朋友很开心~

死海公共浴场

       告别了Moses,离开了沙漠,搭了两辆车辗转到达Ein Bokek,这是以色列的死海,不同于约旦的荒芜感,这头的死海多了许多烟火气,有着美丽的度假酒店,公共海滩有更衣间与淋浴设施,最棒的是,这里的公共设施都是免费的,这就是发达国家的魅力吧。在麦当劳简单吃午餐的时候,联系上了Ein Gedi基布兹的沙发主Giri, 待我离开麦当劳,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一看正是Giri, 他一把接过我的背包,驾车顺路先带回家,而我决定下午在 死海 晒晒太阳~Giri一点都不担心我是否能顺利找到他家,和Moses一样,他对我的认路能力十分自信。也许在 以色列 ,人人都非常独立,年轻人在兵役结束后,大都有背包周游列国的经历,所以对我这独行的背包客早已司空见惯,这倒是一件好事。

植物园里的基布兹

     如果在以色列只能选择一个基布兹小住,那一定是Ein Gedi了。这座基布兹建于1956年,鸟瞰 死海 ,环绕着世界各地的珍奇植物,含氧量丰富,这座基布兹得到了上天的厚爱,基布兹本身,也正是一座巨大的植物园,它也是世界上唯一有常住居民的植物园,有500户居民。夕阳西下,带着小孩的家庭在草坪上遛狗玩耍,巨大的猴面包树挺立在草坪,上面还标有 非洲 谚语: Wisdom is like Baobab, no one can embrace it. (智慧如同猴面包树,无人能完全环抱)

      我没有刻意去寻找Giri, 好像我要找他,他就会出现在哪里一样。Giri向我介绍着,这里是世界上最健康的地方,因为处于地球的最低点,很多人都选择来这里疗养。不过Ein Gedi早已不算真正意义的基布兹,在这里居住的年轻人许多是交房租合住的。Giri突然有事,晚上无法让我留宿,他从冰箱里拿出椰枣和牛油果请我吃,又把我托付给了他的朋友Nati。Nati是一个温和的 以色列 男孩,他租的家很小,在二楼,但我特别喜欢阳台正对面的一棵很有生命力的巨树,晚上洗好衣服走到阳台晾晒,忽见一只黑猫端坐在树的正中央盯着我看,我便趴在阳台和它对视,人与自然,可以很近。晚风送来更多的氧气,生活在这里,真的很幸福。

帅气的保安

       Ein Gedi离马萨达不远,走到基布兹门口,保安叫住了我,“就在这里搭车吧,我认识这里所有的人,你会很安全~”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保安大哥告诉我,他曾经学过武术和跆拳道,年轻一点的时候尝试了各行各业,还当过保镖!瞬间觉得更有安全感了。今年三十二岁的他计划是再去攻读一个经济学位。我觉得 以色列 人活得很潇洒,和形形色色的人聊下来,原因之一,兴许是 以色列 在 中东 的位置无形中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人们才会更加追寻去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吧。保安大哥一边帮我注意着出基布兹的汽车,一边用针管喂养两只幼鸟,昨天有人把这两只鸟放在了他家门口,也许是不小心从树上掉落的吧。照顾幼鸟的时候,他动作非常细心,他把幼鸟放在我的掌心,真是热乎乎的小生命。

马萨达: 犹太人的英雄史诗

       马萨达城堡是一座天险,周围悬崖环绕,只有一条蛇形小道可以上山,处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位置。希律王在山顶建造了坚固的高墙、碉堡,盖起了一排排仓库,兴建了储水池。两千年前,九百多名反抗 罗马 统治起义的犹太人,就在这里,抵抗了一万多名 罗马 军人。 罗马 军队殚精竭虑,用了足足三年,在周围筑起了与马萨达城堡等高的山坡,才把犹太人逼到了绝路。城中的960名犹太人,商议决定,宁为自由死,不为奴隶生。然而犹太教规定,犹太人是不可以自杀的。于是他们想出了办法,选出了精锐的60名战士,先杀死其余900人,再从60人中选出10名勇士,杀死其余50人,继而抽签选出1人,杀死其余9人,只留下最后的勇士挥刀自尽。据说, 以色列 的爱国教育,便是“马萨达不再陷落。”坐缆车直通马萨达山顶,风景这边独好。在遗迹间行走,很容易体会当年被困的犹太人心中的绝望。

自然保护区之瀑布

       从马萨达离开前往Ein Gedi Nature Reserve (艾因盖迪自然保护区)的路上,我搭上了一位 法国 导演的车,他会讲中文,拍摄了《曾经想火》系列短剧,在优酷上可以看...回国后,还有幸和这位导演见过一面。Ein Gedi自然保护区就在基布兹开往 耶路撒冷 的方向,和马萨达正好相反。从马萨达出来便直奔这里的Lower Wadi David瀑布, 两条细细的瀑布很秀气,见很多人在瀑布里面冲凉,我也进去冲个透心凉,再慢慢徒步离开景区。在景区门口的小吃售卖处看到了Nati, 他正准备下班,本打算搭着他的班车一起回去,然而等我换好衣服出来,他已经不见了。于是自力更生,去停车场慢慢找车搭我回去。

通往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 死海 边的山沉默地泛着夕阳余留的红晕,基布兹脚下的车站风特别大,被风吹得凌乱,车却特别少,左等右等,才有一辆从基布兹出来的车搭上了我,只可惜司机只是去Ein Gedi的海滩拿一些啤酒回去。还好把我放下的位置对面有一处国际青旅,如果今晚无法搭到 耶路撒冷 ,我准备在这里留宿。这里不再是我一人等待搭车,还有三名 墨西哥 籍打工仔早早等在车站前。我的游客脸起了作用,很快,就有面包车拉上了我们几个人。司机是一名导游,非常健谈。他把我放在了靠近 耶路撒冷 的一处路口,此时已是晚上九点了。靠着谷歌地图,我继续搭车,又坐上了公交来到了 耶路撒冷 的中央车站。

耶路撒冷: 沙发主Yuda

      在基布兹的时候,我联系上了Yuda, 我准备在 耶路撒冷 留宿四天,他愉快地同意了。Yuda把地址发给了我,让我随时去,继续依靠强大的谷歌地图,我搭上了 耶路撒冷 的公交,恰巧公交上有无线网,我简短告诉他马上会到,然后依靠地图找到了他所在的街区,挨家挨户看着门牌号走过去,突然看到有一家灯火通明, 位于一层的客厅没有窗帘,一个男生正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丝毫不介意别人看到隐私啊…就是这家了!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Yuda让我再次印证了之前的想法, 以色列 人默认你可以自己搞定一切~Yuda来自传统的犹太家庭,有九个姐妹,其中一个是女同,有俩试管婴儿。Yuda平常总是戴着犹太小帽,以表示对神的敬畏。他爸爸是美国人,妈妈是英国人,所以他拥有三本护照,平添了不少便利。

      Yuda家外面的景色。

与Jamal老伯游老城

       在 耶路撒冷 一日犹如千日,一月犹如千月,一年犹如千年。在那里死去就像死在天堂的第一层。————卡布.阿巴尔 《法达伊》       在 耶路撒冷 的第一天是周五,安息日再次降临。Yuda今天不在家,由于是安息日,晚上他要例行和家人聚餐。进出老城最常用的门是 大马士革 门(Damascus Gate)与雅法门(Jaffa Gate)。据《 耶路撒冷 三千年》一书记载,“雅法门和 大马士革 门外的绞刑都是在周五人们祈祷过后进行的,以确保每次都会有最多的观众围观。很快,这两个门便貌似永久性地被摇摇晃晃的尸体装点着。”

        走在阳光明媚,繁花似锦的街道上,耶路撒冷 并无半点血腥的迹象,大马士革 门,是穆斯林居住区的主要入口,所以门外有很多穆斯林小吃店和超市,价格实惠,中午在这里吃了烤肉,心满意足地从此门进入老城。从此进入,走几分钟就是耶稣受难之路,即苦路(Via Dolorosa)的起点。苦路的第一站靠近一所穆斯林学校,一位坐在纪念品店门口的穆斯林老伯十分热情地拉我去看这座学校的一扇窗,告诉我这才是欣赏远处圆顶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的最佳角度,犹太人的圣殿西墙顶上便是圣殿山,山顶穆罕默德登霄之处,伫立着伊斯兰教神圣和古老的圆顶清真寺。他们的共生,构成了 耶路撒冷 最让人铭记的图景。

      我们来到了橄榄山,3000年以来,橄榄山是犹太人梦寐以求的下葬之地,这里有大约15万座犹太人的坟墓。圣经预言弥赛亚会从橄榄山降临,为了能迎接耶稣的二次降临,很多犹太人安葬在了橄榄山。一些在世界各地流亡的犹太人,死后甚至要棺材空运到 以色列 ,再安葬于此。金门 (Golden Gate)与橄榄山遥遥相对,由两扇拱门组成,一扇为“仁慈之门”,另一扇是“忏悔之门”。传说犹太人的弥赛亚要从这里进城,所以中世纪的犹太人就在这里祈祷和哀悼圣殿的毁灭,后来穆斯林掌权,用便用石头把它封住了。

      耶路撒冷 的确是一座相当沉重的城市,历史不可磨灭地渗透在城市的角角落落,与人们的举手投足间。我们经过橄榄山时,Jamal指给我看犹太人墓碑上的涂鸦,那是穆斯林的杰作;他又指给我看散落在穆斯林房前屋后的乱石,那是犹太人的杰作。耶路撒冷 如 魏茨 曼所称,是“一座现代的巴别塔”,不同世界的文明在此交融,并密布着不祥之云。又如《 耶路撒冷 三千年》所言,“至今还活在一种精神分裂症的焦虑状态当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不敢冒险进入彼此的街区;而世俗犹太人则要避开正统派犹太人,因为这些人会因他们不守安息日或穿戴不敬而向他们扔石头;信奉弥赛亚的犹太信徒试图通过在圣殿山祈祷检验警方的决心,并挑起穆斯林的担忧;而基督徒的各个教派吵个不停。

      苦路的最后几站都在圣墓教堂,Jamal带我进去快速游览了一番,他虽不信奉基督教,但是并不排斥带我看看,也算很有宽容之心。教堂的进门的正中心处摆放着一块带着血红色的 大理 石,是传说中摆放耶稣遗体之处,带着一丝丝香气。耶稣是周五早上9点被钉上十字架的,下午三点的时候,耶稣大声叫喊神后就断气了,于是人们把他从十字架上解下来,安放在这块 大理 石上涂抹膏油,准备安葬。许多人拿出信物在上面擦拭,回去供奉起来。手上实在没有合适的物品,于是用袖子在上面擦拭了几下。Jamal帮我点了一根蜡烛,让我许个心愿。难过的是,现在我已记不起自己的愿望了。Jamal带我游览时,会小心地避开哭墙的区域,那里对他来说是“危险”的。但是他还是把我领到了离哭墙很近的位置,才与我告别。随后的几天,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祝老伯一切都好。

犹太人的哭墙

     《 耶路撒冷 三千年》中写道,“数世纪以来,犹太人只能在一个9英尺(约2.7米)长,拥挤、狭窄的过道祈祷,期间还经常被骚扰,所以现在能在通风良好、光照和空间充足的新广场,在至高无上的犹太圣地祈祷本身就是一种解放。”犹太人手捧《圣经》,一边祈祷,一边点头,他们提到神的名字,为免妄称神的名,呼一次名,点一次头,乃成惯例。那些穿着如中世纪的 欧洲 人,表情严肃的正统犹太人,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感,但是回家的路上,很开心有一位正统犹太人主动祝我安息日快乐,Yuda也从父母那里带来了奶酪蛋糕一起分享。

越过隔离墙,西岸的Ramallah

       决定去Ramallah,也完全是因为沙发主Mohammed愿意让我留宿。他有多达50多条好评,所以我也比较放心。Ramallah在 耶路撒冷 以北10公里处,从 大马士革 站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就来到了 约旦 河西岸这座典型的 巴勒斯坦 城市。  Mohammed总是一脸忧虑的样子,可以看出,如同所有的 巴勒斯坦 民众一样,他恨犹太人,将犹太人与纳粹类比。在 巴勒斯坦 人的眼里,犹太人将从纳粹身上受到的苦难,全都施加到了他们身上。他指控到,我们的水都被他们偷走了,他指着屋顶那一排排黑色的水桶,每周一次水桶会被灌满,之后不再供水,水源完全被 以色列 所控制。后来我问一个 以色列 人他是什么看法,他淡淡说,我们免费供水。我遇到了一对 德国 情侣,便一起结伴去了离城中心不远的难民营Amari Refugee camp, 和我们想象的不同,难民营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贫穷的社区,有商店,有调皮的孩子,有微笑的 巴勒斯坦 人。我们途中遇到买了葡萄和樱桃的孩子们,他们把整串葡萄塞到我们怀里, 德国 女孩笑着接受了,我却不敢接过,孩子们跑开了,笑容都留在了阳光里,是我想错了。

      Mohammed有许多西方朋友,晚饭的时候,我们和 德国 人Patrik在一家烧烤店用餐。Patrik打算在这里做长期志愿者,他刚去过 希伯伦 , 以色列 的定居点正在慢慢侵蚀 巴勒斯坦 的土地,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大网,隔离了一层的 巴勒斯坦 居 民和 二层的 以色列 人,网里全是垃圾。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以色列 人砸 巴勒斯坦 居民的窗户,碎渣划破了 巴勒斯坦 小女孩的脸,留下了永远的疤痕。Ramallah的学校周围也都拦着网,防止被砸,Mohammed告诉我,以前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更换窗户。“他们希望我们搬走,如果你的邻居天天在你家门口倒垃圾,砸你的玻璃,欺负你的孩子,而你却不能还手,你怎么会不想搬走?我们一走,他们的地盘就会越来越大,像癌症病毒一样扩散。” 正是种种不公,才会有像Patrik这样的志愿者前赴后继地来到这里吧。      回家路上,看到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朋友,经过她的小婴儿车时,我隔空送了一个飞吻,这小姑娘机灵极了,马上张开小手,也朝我回了一个飞吻,我多希望,小姑娘可以幸福成长, 巴勒斯坦 人能够得到该有的尊重与快乐。

一组令人心痛的数字。

加利利湖: 另一处桃源

      一路向北,离开 巴勒斯坦 ,当天我决定在沙发主Guy所在的基布兹留宿,Afikim Kibbutz早已解体,但我误闯入了 以色列 第一处基布兹Dganya Alef, 这个基布兹建于1910年,门口有一架旧坦克曾经保驾护航,三座灰色桶状建筑高高耸起,过去是用来储藏粮食的。基布兹有大片奶牛,坐拥美丽的 约旦 河,椰林树影,年轻人在树上绑了绳索,没事就跳水,捕鱼,生活十分惬意的样子。一辆卡车在我身旁停下,是一对父子。父亲友好地探出头来,“需要帮忙吗?”, “请把我带到加利利湖旁吧。” 我在Dganya Beach下来,父亲快速给我写了一串号码,“如果今晚无处留宿,可以来我们家,欢迎你!”

       这里就是 约旦 河的源头了。河水缓慢安静地流入加利利湖,这是世界 上海 拔最低的 淡水 湖,空气中含氧量极高,神清气爽。我坐在树下,看穿着戎装的女兵在河里游泳,她的年纪定比我小。“你一定要下来试试”,我笑说好。一开始总觉得Guy这个名字很好笑,原来在希伯来语中,Guy意为峡谷。与Guy交流特别有趣,我们的晚饭是好吃的虾仁奶酪意面,然而犹太人吃的Kosher食物中,首先不可以吃虾,然后牛奶和肉不可以同吃,貌似是犯戒了,Guy笑说,“我不是真正的犹太人啊…” “那你父母肯定很生气吧。”“我父母跟我一样,嘿嘿,他们管 耶路撒冷 老城区的正统犹太人叫企鹅…”

加利利湖: 五饼二鱼堂

       耶稣在加利利传道时,有很多人跟从耶稣,“天将晚的时候,门徒近前来说:‘这里是野地,时候已经过了,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村子里去,自己买吃的。’ 耶稣说‘不用他们去,你们给他们吃吧!’门徒说:‘我们这里只有五个饼、两条鱼。’耶稣说:‘拿过来给我。’于是吩咐众人坐在草地上,就拿着这五个饼、两条鱼,望着 天祝 福,擘开饼,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众人。他们都吃,并且吃饱了,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个篮子。吃的人,除了妇女孩子,约有五千。”(马太福音) 当年耶稣行这神迹的地方现在修起了一座教堂——五饼二鱼堂。这里人烟更加稀少,一路搭车并不容易,在五饼二鱼堂整休了一会儿,便出发去 海法 。圣地显灵,遇上了一位超好的司机,一部车就带我来到美丽的 海法 。

海法: 流着奶与蜜的土地

      第一眼见到城市街道尽头的蓝色 地中海 ,我便爱上了 海法 。大朵大朵的云雾低垂,海天一线,这座规划美丽的城市,是我心目中的“流着奶与蜜的土地。”沙发主Tamer一家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长发飘飘,有点像耶稣的样子。傍晚带我来到了海滩,今天的日落可以看到镶了 金边 的云彩,我们捡到了一直充了气的小企鹅,就把它当成了拍照的小道具。海浪带劲地漫过脚边的礁石,又从缝隙中喷涌而出,像是一个个小的间歇泉。

特拉维夫: 与恩喜重逢

       在约旦遇见的韩国女孩恩喜,在我这大半月四处折腾时,正在 特拉维夫 的男友家中每天做饭遛狗,过着与世无争,闲来去海滩晒个太阳的小日子。我们约好在Allenby Street附近的Loveat咖啡馆见面。恩喜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典型的东方美女,周围总少不了爱慕的目光。她独自背包走世界,走了快一年,感到很疲倦,索性醉在 特拉维夫 的海滨阳光里。我们一起逛去雅法老城,一路她的目光都在搜索沙滩上的肌肉男,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还拼命催我赶紧饱眼福…明明她的以色列男友丝毫不逊色…

 
 
火镰 离线

ID号
394661
威望
6普通瓦房
积分
682
现居
四川资阳

火镰当前离线

说说
0
帖子
437
博客
0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6-03-03
在线时间
91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02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12:36:56 消息来至电脑  
沙发

好帖,仔细的看完了。

 
 

ID号
523913
威望
10普通套房
积分
2641
现居
四川资阳

星、、火当前离线

说说
0
帖子
2521
博客
0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8-04-24
在线时间
224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1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13:00:02 消息来至电脑  
板凳

人生很短,外面的世界总是很精彩,有时间多看看玩玩也是好的,祝你永远快乐。

 
 
杜剑林 离线    

ID号
79524
威望
28帝王宫殿
积分
100
现居
四川资阳

杜剑林当前离线

说说
1
帖子
122970
博客
-1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1-03-18
在线时间
5110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3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13:53:14 消息来至手机  
地板

快乐时光!

 

爱护环境,低碳出行。

 

ID号
405738
威望
18小院别墅
积分
41679
现居
四川资阳

柠州农民老头当前离线

说说
0
帖子
48782
博客
0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6-04-23
在线时间
1940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2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16:47:47 消息来至手机
5楼

这个民族虽然很强悍,但是科学技术很厉害

 
 

ID号
127593
威望
23浪漫庄园
积分
14913
现居
四川资阳

林燕飞飞当前离线

说说
904
帖子
46228
博客
28
相片
245
性别
美女
注册时间
2012-02-22
在线时间
1795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1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22:19:21 消息来至手机  
6楼
潇潇洒洒的
 
 
老川东 在线    

ID号
232222
威望
18小院别墅
积分
9307
现居
四川资阳

访问Ta的摄影作品集

老川东当前在线

说说
15
帖子
18856
博客
0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3-10-23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3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0 22:48:41 消息来至电脑  
7楼

谢谢分享!

 
 
yuiop2012 离线    

ID号
207201
威望
24奢华庄园
积分
69445
现居
四川资阳

yuiop2012当前离线

说说
76
帖子
64345
博客
0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13-05-25
在线时间
1541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13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0/31 9:25:38 消息来至电脑  
8楼

看下吧。

 
 

ID号
8252
威望
16风情洋房
积分
154
现居
四川安岳

whisperbell当前离线

说说
0
帖子
121
博客
13
相片
0
性别
帅哥
注册时间
2007-12-06
在线时间
78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1-01

访问TA的空间给TA写站内信

发表于 2019/11/1 8:45:41 消息来至电脑  
9楼

昨天看到这篇帖子,很有念想。晚上醒来,想起那个乌托邦式的基布兹,非常美好。世间车马喧嚣,人事纷扰,那里却岁月静好。感谢笔者优美的文笔,给我们带来一段恍然如梦的历程,值得一读再读。

 

南门桥畔,紫竹园后。清风,残月。行云,流水。

谁的欢颜在脸上荡漾,谁的身影在人海惆怅。

 



帖子内容

 您好,回帖前请先 注册登录 资阳大众网通行证

1、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2、注册用户24小时内可修改自己发表的帖子。

回到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