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28-26379000(正常工作上班时间)
(2006号)我爱上了乐至小城
作品名称:我爱上了乐至小城
作者名称:张虎
作品介绍: 记得有个作家说过:如果一个人对一座城市产生了感情,那么,他不仅是只爱她华丽的外表,他更爱她灵魂深处的喧嚣和叹息…… 我敢确定,我对乐至这座小城,就有着这样一种深深的感情。 乐至,位于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成渝经济区的黄金分割点。据《乐至县志》记载:建国初期,乐至县城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人口仅几千人,县城也只有东南西北四条小街。城内仅有的标志性建筑,只有那古迹斑驳的南塔和北塔。 相对于许多川中小城来说,那时乐至,完全就是一幅未有完成的铅笔速写,略显粗旷,略显小气,也略显简单。 儿时,每当我把乐至“晴天灰尘路,雨天泥泞街,臭气全城飘”的不堪形象和外面世界的喧嚣繁华对比时,我就有点憎恶她怨恨她讨厌她,甚至我内心深处还强烈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好远远逃离这个我不喜欢的穷地方。 当我念完小学、中学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收拾起了行李,我有一种就要逃离羁绊的愉悦,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回来。 然而,不久以后,我就认输了。一个人在外漂泊,虽然天天走在宽畅的大道上,却再也找不到走在昔日那斑驳小街的舒坦感。尤其是天天面对难耐的孤独和欲望的洪流时,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心灵的憩园。 我该何去何从呢?在无数个不眠夜里,这个问题都千万次地纠缠我、困绕我,让我难以安宁。 黑暗中,我又想起了乐至,想起了那个我一心想要逃离的地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路一街,虽然琐碎,但在脑海里却总是那么清晰,那么熟悉。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永远都在故乡面前摆出一副嫌弃、不屑的面孔了。 可乐至还会接纳我吗? “回来吧!”正当我一腔愁绪难以释怀时,乐至,就像一位充满仁爱的母亲,用她那温暖、幸福的怀抱,再次拥抱了我这个曾经不懂事的孩子,她并不因为我的自傲和卑贱而将我弃之不顾。 回到乐至,记忆中的那些窄街矮房、破旧脏乱早已不在。悠悠岁月,已将乐至身上的历史尘埃渐渐拂去。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古老与现代交融、蓝天与碧水辉映的新姿。 曾经那一片片杂草丛生、乱石林立的荒芜之地上,伸起了大道、矗起了楼房、建起了公园……盐湖新区、陈毅塑像、南塔“天梯”等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标志性地段、标志性建筑、标志性景观也强烈地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 而这其中,最吸引我眼球的,还是那宽阔平坦、四通八达的道路。这里不仅有大气磅礴、绿树成荫的二环路、天童大道、迎宾大道等城区主干道路,还有商贸兴旺、景点众多的帅乡大道……一条条流淌在城区的“大动脉”,它流到哪里,城市的触角也就延伸到哪里;它淌到哪里,城市的“底盘”也就扩张到哪里。 如果说道路是缠绕在乐至城中的一条条飘带,那么,遍布在乐至城区的大大小小的公园、广场,就绝对是一颗颗闪耀着迷人光芒的绿宝石了。陈毅广场,林木品种繁多,四季绿树长荫,广场上的陈毅雕像,高大英武,展示出一代帅才的英雄本色;道教胜地仙鹤观,观内亭台楼阁,曲径通幽,“仙鹤”飞舞、百鸟齐鸣;寇公广场,一代名相寇准的雕像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广场内青砖绿瓦,古朴幽静,是广大市民茶后饭余的休闲地;近500亩的南湖公园,山水相映,景色宜人,这里小桥、流水、人家,让人留恋忘返…… 每当夕阳西下,华灯初上时,那装饰在高楼上、酒吧间、商场内、KTV里的射灯、霓虹灯、LED灯带等,一盏盏,一层层,一排排,有高有低,有远有近,花花绿绿,闪烁着,变换着,如一朵朵,一簇簇竞相绽放的鲜花,似梦似幻,如入仙境。而在这姹紫嫣红的灯光下,那些打拳的、跳舞的、散步的、逛街的……其乐融融、风情万种,更是把乐至这座小需构成了一幅新时代“清明上河图”。 看到乐至的巨变,看到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在如此安闲地享受着一份舒适、一份闲静,我突然有了一种骄傲感、归宿感。原来,生我养我的这座小城,她是美丽的,迷人的,我为我过去的无心无知感到羞愧。 静下心来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慢慢地了解了乐至,接受了乐至,并如一个孩子离不开母亲一样爱上了乐至。 这种眷恋之情,在随着年岁的增长,如荒草般肆意疯长。如今,我已把我的一切,都幸福快乐地融入了这座小城。每天,我和她一起醒来,一起行走,一起恍惚,一起烂醉,一起哭泣,一起 失眠,又一起睡去…… 乐至小城,你永远是生我养我的天堂,更是温暖我心房的圣地! 我确定,我已深深地爱上了你!